“太宰.”他那两片静谧的蓝色多瑙,只为一人汹涌 .

关于

到我中考啦
就要走啦,闭关两星期就上战场了。许个愿吧,希望回来的时候能被满满的太中塞满!(。・ω・。)ノ

中也你怎么那么妖,嗯?开始明目张胆秀恩爱了是吗?

搬运工楷子:

转自官推

诸君听我说,冷静点,冷静点啊!

一个突发奇想

@长夜 不知道你喜不喜欢,我推荐试试看?(。・ω・。)ノ♡

第一精神病院院长:

红根综合征
单相思的人,红色的树根会从脚底冒出来,只有穿红色的鞋子才能有所抑制。彻底痊愈的方法是邀请心上人跳舞,如果对方拒绝三次以上,患者脚底的树根将不可控制的疯长,使患者动弹不得直至死亡。

保存 .

慌三轻:

哎哟我高兴

Sirens:

   

和 @Medrawt 和  的联文!大家好我是废话担当()

   
  
  


他看见太宰治。幼年时候的太宰个子小小的,头发软啪啪地搭在额头。那天他俩都没睡午觉,出门前他对着镜子看过了:自己眼皮是肿的,困兮兮的。太宰治却依旧鲜艳靓丽光彩照人,穿着浅色的...

我们的病

四百病:

我们的病

太宰治回来的时候玄关的灯还亮着,屋子里却是黑漆漆地一片,玄关往里面走几步就是厨房,最左边的伸缩窗没有关紧,冷风灌进来帘子灰扑扑地飘动,光线分明是从左边传来的,但光源却好像是来自惨白的墙面,中原中也穿着件黑色的背心,站在大理石面的料理台前,手里拿着把明晃晃的小刀,太宰治偏过头望了一眼,随即一言不发地进了屋子,把皮鞋随意地从后跟刮下来任它们躺在垫子上,他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也不开灯,只是把手枪从腰间抽出来一遍遍地擦,纱布有点遮到眼睛,太宰治眉头皱着,猛地把绷带扯下来扔进垃圾桶,中原中也在开啤酒,好像是找不到开瓶器,手里那把用来撬瓶盖的刀是削水果的,但是被他拿在手里就显...

刺伤成诗

四百病:

/年龄十三

中原中也从母亲手里接过盘子,屋子的檩木低矮,泛着股潮气,一股淡淡的木香随着鸟儿嘶嘶的啼叫弥漫开来。门外传来砰砰砰的敲门声,还伴随着几句不算特别大声但也没有因为礼貌而压下些声调的呼唤:“中也!中也!”

中原中也听见声音的主人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跟父亲微微点了下头,将菜摆上桌子。门哗地拉开了,中原中也按着门栏的手还在用力,他望着那个白皮肤,黑头发的少年,说,你怎么早不来晚不来,偏偏挑别人吃饭的时候。语气有点不太友好。

“欸?这不是治君?来找中也玩吗?要不要先吃点东西?”中也的母亲合子微笑着拿了只碗出来,中原中也一脸无奈,太宰治的笑脸倒是温和又体贴的,倒显得中...

Daz min lip vor wunne muoz zergên.

四百病:

Daz min lip vor wunne muoz zergên.

我感受得到他在我怀里轻轻发抖的姿势,他跨坐在我身上,头埋在我的肩窝处,柔软的发丝骚着我的颈子有点发痒,不过这种感觉很快就因为他把脸贴在我肩膀上这一用力的动作而被掩盖了,似有似无的痒。

我搂着他的腰,左手从背后环着,抓着他的衬衣领口,他的呼吸间有种毛茸茸的膨胀感,挠着我的耳畔。我微微抬眸,映入眼帘的是他那白皙的脖颈和上面的一个皮颈环,脖子的左侧有一个吻痕,暧昧的紫红色显得陌生而影影绰绰,我一瞬间竟然起了些醋意,过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这吻痕不是被别人,而是被我给吮咬出来的。

我微微用力,...

【双黑/太中】晨曦

森曦-杉火的附属品:

  就是想安安静静地写一个早晨
     
      晨光微曦,天色像尚未睡醒的人似的迷迷糊糊。中原中也睁开眼时,窗外正是这种弥漫着白雾一般的景色。他缩在被窝中,动用了很大的意志才动了动身体,抬手揉去困倦双目中蓄着的湿润。
       躺在被窝里的人是实在打不起什么斗志和精神。
       从落地窗的...

【太中】真爱至上(14,现代paro)

中也啊,我是真的喜欢你

赤渊:

逗比搞笑,弃疗文,现代paro,cp依旧是太宰治X中原中也。


还有一章完结~


明天晚上八点发宣~后天八点预售QWQ


======================


<真爱至上>


又名:醉酒忘记419对象以后该如何处理?


CP太宰治X中原中也


BY赤渊



14



中原中也迷迷糊糊地感觉自己坐在一艘小船,小船一路都在颠簸摇晃,忽快忽慢。他没有做梦,只是有些疲劳,再加上堵车时间实在过长,不知不觉就失去意识睡过去。等他再醒过来的时...

【太中】Somebody That I Used to Know(短篇,一发完结)

 心疼 .

赤渊:

《somebody that I used to know》,短篇一发完结,太中本里第一篇,单箭头预警,睡前系列。

=========================

《Somebody That I Used to Know

Cp太宰治X中原中也

By赤渊


他转动钥匙。

其实有那么几秒他差点以为房里还有人,就好像开锁的时候金属物体插入锁孔,那个小小的洞眼会流露出一丝暖光来。但他很快反应过来并没有,他拉开门,走进去,然后又把门关上。

玄关搁置着乱七八糟的鞋子,大部分是皮鞋,竖着横着,毫无章法与条理...

© 蓦乾李 | Powered by LOFTER